文钧雷:2017年VR产业将以B2B2C为重点发展模式

2017-01-24 15:12:05

导读: 本期87870邀请作客《大咖话VR》的嘉宾是清华大学中国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主任文钧雷。

清华大学中国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主任文钧雷


清华大学中国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是由清华大学中国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和经济管理学院共同发起成立的行业战略发展研究机构。该研究院拥有集合著名券商、投资机构、全球知名创业企业的产业研究员序列,是中国目前唯一家VR与AI融合的复合产业级研究院,重点在技术创新,产业创新、产业技术经济规模研究等领域。


本期87870邀请作客《大咖话VR》的嘉宾是清华大学中国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主任文钧雷。以下是87君与文钧雷老师的对话,在不修改原意的基础上稍作调整。


2016年上半年VR发展迅速,但到了下半年突然“冷”下来了,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我最早在海外的时候,海外认为中国在VR领域的技术积累和人才储备是不足的,因此肯定存在一些泡沫。


这主要体现在投资人和一些创业者投机心态过强,一方面资本希望产业能够快速转型,然后向新的领域进行战略性布局,但VR的生态圈太大了,没有形成有效的闭环,而资本和创业者对虚拟现实行业发展的理解是非常有限的,虚拟现实是从0到1的行业,在这里以往在几乎半成熟阶段介入式的发展如PC时代、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经验指导意义难免有限,这个产业前面无人可抄,以往成功的经验反而更容易形成智障。2016年下半年一部分国内手机厂商介入VR领域的表现就是这种情形的写照。


另一方面,创业者也都基本上是最近两年才涌入的,因此对VR行业水有多深、坑有多大,复合型体系以及高门槛性的理解还是有一点偏差。很多人可能认为创业就是哪个领域热,就进入哪个领域,但没有认真考虑要进入这个领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和素质,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缺乏对行业的敬畏心。


因此,资本对于创新企业的耐心不足以及创业者对行业理解的不足,构成了去年投资重复性建设比较大,点比较散。技术产品端出现了过度重复建设,有效建设不多,低端产品急于教育市场。在早期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并没有有效形成协同效应,创业者各有各的理解,各执一词,但实际上,看清楚和做明白有一定距离的。


现在在VR领域投资,我们还是强调要有产业性,VR创业者要对行业的复合型有深刻的理解。意识上对行业的理解是构成产业持续创新的一个方向标。


2016年三大头显的发布,标志着硬件有了很大的进步,那么在软件和内容领域又有哪些发展呢?


三大头显以及国内一体机的探索具有一定的产业创新价值,这些硬件构成了虚拟现实第一阶段入口端的重要布局点。


2016年重要的建设点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是,行业创业者对VR交互方式的探索,无论大家的理解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有多强,至少已经在这个领域中,有了一些初步的理论性成果,比如视频和游戏如何与现有硬件的融合,已经形成了一个初级经验。第二,更大的发展是,VR在垂直领域的一些应用,大量的企业开始探索,并有一部分企业在早期产品、终端、内容相对薄弱的情况下,也摸索了一条微型的变现之路。这为VR在一些B2B领域的应用提供了大量的理论和实践基础,比如在工业、医疗以及教育等领域,会有更大的价值。


政府的引导,包括《十三五规划》、工信部战略,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目前,B2C高质量内容生产能力严重不足,科技文化融合创新综合体系人才储备不足,传统人才转入行业智障严重,无法胜任体系创新,产品低端且过早教育市场。


我认为解决策略可以为,联合全球顶级创新专家依托科文融合建设理念,建立未来影像顶级跨界团队。结合好莱坞模式,打造科技与内容融合创新专家体系,在高质量影像方面,重视艺术和工程领域的融合创新复合人才建设,集中产业核心资源打造产业标杆。


改变产能落后,从业人员复合能力低下的现状,以VR影游及数字资产的生产全面推动影视工业化的产业升级。树立行业标杆,打造高质量优质产品,形成产业高地,虹吸全球创新生态,推动资本市场和新晋从业者对行业的深度了解和认知。


您曾投资了一些企业,那么作为一个投资人,您认为中国和美国的VR产业发展具有哪些明显的区别?


我对美国的创业环境人才体系相对比较了解。美国基于整个计算机图形学底层的创新教育体制相对完善,这构成了VR技术子生态创新人才数量和质量具备储备型优势,内容创意与科技融合创新内容生态高端人才具一些先发优势。在底层领域,半导体、图形学以及算法的创新都是美国的基因。在这个层面上来看,美国具有其独特的产业化优势。


然而,美国虽有技术创新,但是大生态的平台,行业应用优势程度则不显著,市场化水平势能和模式创新不如中国,产品包容度弱于中国。美国有中上游,而中国在中下游的发力力度比较大。这之间存在一个合作关系,美国的底层技术专利储备结合中国的产业化和市场的优势以及政府的引导互为补充,是个很好的模型。从竞争战略来看,谁先形成闭环谁就有优势。


从现在市场的的环境来看,美国技术向中国转移的趋势已经初现,但还是可能受多方包括政治因素的影响。产业发展早期,野蛮生长是一方面,但过大的产业链,混乱的创业生态对于产业的良性发展非常不利,打通闭环但还是需要政府有效的引导和大力支持。早期人才资金资源都是有限的,用好这些要素对下阶段发展非常关键,这里计划与培育还是很必要的。


您认为2017年整个市场会走向C端市场吗?


虚拟现实硬件牵扯到操作系统、光学、芯片、显示的生产水平等,因此涉及多个领域。比如,我们也推动了8K 180度FOV的硬件,但受制于上游供应链,这类硬件大多只是停留在展示和2B应用上,大量量产还有距离,能做出来和产业化之间还是需要些时间。因此,硬件和软件创新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会不断推进,但距离消费者的距离还处在一个储备的阶段。


如何to C行业,还是需要依赖传统行业,比如传统流量和大的IP,这样才能结合VR终端打造一些体验。


产业2C端链条周期长,资本、人才及知识体系掣肘严重,硬件端低端产品充斥市场,高端产品生产受制于产业链产能,成果显著但难于量产达C端,部分早期生产商对行业和产品理解度较低,低端产品产能过剩形成积压,影响C端效能。


总的来看,2017年产业模式主要是以纯B2B2C为主,而小B2C为辅。


目前,手机还是不可替代的产品,2017年手机厂商借助谷歌的Daydream或者Tango系统,融合VR或者AR功能进入大众市场,会不会成为趋势?


早期的虚拟现实用户教育是很必要的,手机融入VR或者AR是个趋势。目前的手机盒子距离纯VR体验差距还是比较大的,而纯VR体验,比如一些高端的头显进入百姓家路径又比较长。Daydream或者Gear VR属于过渡性产品,教育市场很大程度上要依赖这些过渡性产品。


但目前的手机很难满足VR的体验,FOV、操作系统等还存在一定局限,因此寻找一种既能满足手机需求,又能满足VR体验的解决方案是一个方向。但过渡性产品一定是需要的。


2016年硬件虽然取得一定进展,但内容却远远没有跟得上,您认为2017年内容会如何发展?


VR内容是虚拟现实产业落地或者产业化的重要推动力量。VR内容可以划分为两个领域,一个是大的B2C的应用,一个是B2B2C的应用。线下体验店属于B2B2C的模型,这种方式存在较好。


推动以B2B2C为核心的过渡策略,通过2B市场间接教育C端,实现以传统B端养B端,形成产业收入,教化市场同时实现利润,促进产业企业在资本市场可持续发展,以实现虚拟现实产业2.0阶段大范围2C的坚实基础。内容需要一这种方式进入市场,才能彰显最大效益。


人工智能与VR有何交叉的技术?


泛VR领域包括VR,AR,MR,它们与人工智能具有很多交叉领域。VR和AR是进入C端交互的感知应用型技术,交互和交互性数据的处理、内容制作工具等都离不开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底层技术的支持。


我认为大数据、量子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等会构成虚拟现实的底层支撑产业。比如人们在VR看房,在虚拟空间中的一切数据收集都会成为机器学习的大数据。让地产商对用户对房型的设计需求,内装商户对产品设计都有深入的把握,VR真正的影游融合的内容生产过程也会越来越依赖AI级的采集调度,从本质上来讲,AI是VR和AR的底层支撑技术,未来两者会进行融合。


泛VR和AI各自映射广义上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好效率化技术,是未来信息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两翼。


相比VR的娱乐性,AR更具工具性,因此2017年AR技术会有广泛应用吗?


首先一点,VR和AR是不割裂的。VR可以看作纯线上的交互技术,而AR可以理解为O2O的模式,线上与线下相结合,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简单说,VR决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而AR把一切信息带到我们面前来。未来,VR,AR以及MR的融合必然是虚拟现实4.0的阶段的产物。


VR和AR业务形态和技术体系不同。AR+各个行业会有一定独立性,而且用在各个领域已经不是很新的课题了,十多年前就有一些媒介端应用,AR领域应用综合平台产品和变现都要有些耐心,产业水平率先要实现一些垂直领域的应用,AR+产业对业务融合要求较为深入且系统,才能形成有效创新,创业对行业背景要求非常高。比如在医学和教育领域的应用对技术要求和精度还是各有不同的。


人们可能感受AR制作比VR更简单,但实际上技术密集型很强。我们不能说AR一定比VR强,应该是各有优势,所面临的技术困难都很大。有些问题可能门槛比较低,但每前进一步实际很难,而有些问题门槛很难,但走进去就好了。


目前来看,2017年,AR+工业的融合会更快,2B行业要求解决效率问题,交互体验次之,因此在应用的垂直领域可以预期有跨越式的发展


4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