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冬冬:剔除“虚火”后的VR 将在2017年更加务实

2017-01-03 14:02:15

导读: 经过2016年的洗礼,有些已经准备撤离,有些还在坚持,还有些在犹豫是否要转型,其实VR已经逐渐趋于理性,无论投资、创业还是硬件厂商,都开始规划和思考未来的路如何走下去。本期作客《大咖话VR》的嘉宾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研究员翁冬冬老师,下面就听一听翁老师对VR的理解和看法。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研究员 翁冬冬


伴随2017年的钟声敲响,新一年的大幕已经拉开。回首2016年,这个“VR元年”确实过的不平凡。在这一年里VR行业也经历了太多变故,从年初的“火热”到年中的“退火”,再到年末的“寒冬”,使得大多人都感叹行业的变化之快。


2017年对VR来说,注定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已经有人喊出“内容年”的口号,那接下来如何发展呢?本期作客《大咖话VR》的嘉宾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研究员翁冬冬老师,下面就听一听翁老师对2017年的看法。


以下是与翁冬冬老师的对话,在不修改原意的基础上稍作调整。


87君:2017年,您是如何看待VRAR的发展形势呢?


翁冬冬:在2016年,VR行业整体发展趋势很好,虽然中间大家都在讨论资本“寒冬”等等一系列问题,但我认为在中国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必经阶段。所以我个人很看好VR行业的2017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就像最初大家对某些事物不了解一哄而上,然后就会出现很多良莠不齐的情况。当热潮过去以后,剩下来的反而是更有生命力的企业,包括一些机构。


与此同时,从中央到地方,国家对整个VR行业的发展推广力度非常大。从政府的角度来说,他们对虚拟现实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而且把它作为极其重要的发展方向。另外,从投资机构的投资人来说,部分投机的可能已经开始撤退了,但着眼于长期的投资人,也已经开始进入。还有一个需要注意到的是,大规模的上市企业和大型的生产企业开始进入这一行业,这是行业逐渐转向真正应用的一个前提。所以整个行业是按照一个非常良性的规律发展的。


87君:下一步在哪一领域会持续发力?


翁冬冬:目前,虚拟现实的产业链非常长,其实之前大家关注的头戴显示设备等硬件产品,我个人觉得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量大、技术难点有限的产品,基本都是被大公司垄断的,可以参考智能手机的现状,众所周知的手机品牌可能也不超过10个。目前据说有几百家的小公司在做头盔,但现在实际上三大厂,包括微软的头盔也会马上出来,华为、小米等也会陆续进入这个领域里。所以我的理解是(它)可能会慢慢变的像手机(行业)一样,没有太多的技术门槛,会逐渐变成大厂的主力产品,这是一个趋势。


从其他角度来讲,内容方面的需求量会比较多,当然内容的生产也会带动生产内容工具本身(的发展),然后生产内容所需要的素材以及配套的服务等相关领域都会被带动,但是内容真正的兴起需要有足够的客户端数量,目前大厂进入VR领域,包括PSVR的出货,将会使得2017年客户端的数量逐渐增加,内容行业会越来越吸引人。


87君:2016年经历VR寒冬,您是如何看待资本转变,对于资本的倾向您有什么看法?


翁冬冬:其实资本分为投资和投机两种,早期VR行业为什么会有大量的资本进入,其实不管是投钱还是被投钱的人都不懂在做什么,只是觉得一定还会有人继续投,所以投机的心态是非常强的。在初期阶段,大型的生产企业基本没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因为生产企业不是靠金融杠杆来生存,而是更多是靠销售来支持自己的盈利,所以很明显投资VR领域的都是搞金融方面的人,而不是搞实业的人在投。之后会有更多搞实业的公司进入,包括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在进入这个领域,它是从消费者手里挣钱养自己,而不是从一笔投资换到下笔投资去做。这样这个行业才是良性的,否则这个行业就变成一个金融倒手的工具了,这不是个好现象。目前这些投机的资本已经开始撤出VR领域,实际做实业工作的人开始进入,这一领域会慢慢变到良性发展。


87君:在内容领域您看好哪一块?在资本倾向上,您更看好是硬件还是内容上创新?


翁冬冬:内容有几个领域是目前大家比较关注的,也是人数众多的领域。首先就是教育,因为从现在看来,VR用在教育领域是非常顺利的事情,而且确实有用,这个是能够盈利的最基本的要求。所以VR教育在未来一定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当然其中还有一些视力的隐患,目前我们也都在做相关的研究。


其他方面,我更看好娱乐领域的应用,这包含两个层面,一方面是电影产业相关的层面,另一方面是旅游产业相关的层面。至于投资的话,其实任何一个产物都不是新的,比如VR后面做起来,都是这种产业结合。就像教育产业,有人会在教育领域投资这是同样的道理。再比如电影产业的内容,用VR讲故事、拍电影的方式,进行类似影院的模式运作都是有可能的。电影有人会投,同样VR也会有人投。电影能够制造IP,VR也一样能够制造IP。这是同传统行业非常接近的方式。


杀手级应用目前还没有出现,虽然我心中有几个杀手级应用,但是技术的成熟度还没有那么高,所以我相信杀手级应用会有,而专门针对VR的杀手级应用是需要时间去磨练的。


87君:您是如何看待中国与国外的VR技术差距?您认为现在的技术瓶颈在哪里?


翁冬冬:说实话,现在是很国际化的时代,中国与国外在企业界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差距了,我们把该买的都买了,现在很多VR底层设计公司很多都变成了中国公司。


至于底层研究,VR设计的几个层面里光学、电子、芯片,当然底层芯片现在依然是国外的,比如现在一体机很多都是用的高通芯片,显示的像元也基本是国外的,我们知道现在OLED这种尺寸基本都是用国外的,从这两个领域我们是有差距的,但从应用领域、内容领域两方面我们与国外差距并不大。好莱坞之前早期做了一些内容,这种程度的探索中国导演很快就能跟上,这种形式的内容中国也比较多,所以我不认为在应用和内容上有什么差距。


技术瓶颈还是在无线、晕动、分辨率、重量等问题,但决定性的技术问题已经不存在了,而且都有解决方案,只不过是从实验室到产品化的过度。无线头盔现在已经出了。晕动问题只要是内容足够好,导演有足够的经验,就能避免。分辨率的问题,现在也已经有3K、4K屏幕,所以目前暂时没有特别决定性的问题。


87君:您作为一家线下公司的顾问,您如何看待2017年的前景?如何看待用户的消费行为或者用户的变化?


翁冬冬:实际上在线下体验店这方面,可以从商品的角度来讲,卖给别人只会有两种因素,一种是稀缺性,一种是真实体验价值。之前那么多体验店也正是因为稀缺性才会做起来,无论内容多烂都无所谓,因为老百姓没见过,所以大家都会去试一下,也使得大家赚的盆满钵满。但这个稀缺性会很快卖完,现在的情况就是稀缺性已经卖完了,或者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在三线、四线城市都被掏空了的情况下,再去卖稀缺性就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就会回到商业最根本的东西,就是到底提供了一个什么让他快乐的服务。因为卖的就是快乐,卖的就是开心,卖的是高兴。所以这个问题就变成了是不是只能用VR技术?这样想的话,你做VR体验是很怪的事情,本身这里是开心的地方,所以不一定是要限制必须用VR技术,这是没有必要的。VR可以作为娱乐的一种,也可以搭配其他的业态或其他设备。纯粹的VR体验中心是蛮畸形或者是特例的。除非像The void,它是一个单体项目,其实它本身也不是卖的VR,而是卖的VR的单体体验,只不过正好用了VR技术,其实它更像一个旅游产品,是为了玩这个体验VR,但是现在体验店是在商业体里面,它不是个旅游产品,这两个是有严格区分的。因为旅游产品要非常强的、非常脱离现实的体验感,所以会用更重型的设备、用大的面积,包括用重包装。日常的这些是不需要的,但是需要更高的重游率,比如今天玩一下,下个月可能再玩一下,虽然没办法保证天天玩,但至少要让玩家一个月玩一次,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游戏本身的设计与旅游景点的设计就完全不一样。


以前这两个是混在一起的,因为那时卖的是稀缺性,怎样都无所谓。今年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商业本质,你的内容让不让人快乐,是否让人需要重新再玩一次,这个才是最根本的需求。至于你的内容是不是VR根本不重要。


87君:在2017年线下体验店会不会进行一次变革或者升级呢?


翁冬冬:升级是肯定的。从游戏厅就能看出来,他们是几个月就要升级一次的,要不没人会去玩。这个升级是个必须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并不是要把以前的东西都扔掉全部更新,一般是有一个比例进行迭代。每一家也不一定必须是自研的内容。市场上目前有很多公司现在在自研内容,但以后,你去开一家游戏机街机店,去自研内容可能是没有必要的。最好是只管经营,设备由别人来造,你来买,这才会有好的社会分工。现在这个VR领域是没有办法,因为它的体系刚刚成立还比较稚嫩,所以现在自卖自销。很多体验店是一个展销中心的作用,之后会慢慢回归到传统模式上,渠道到生产商是分开的。


87君:明年在线下领域您是如何看待用户的转变?内容上又会有怎样的创新来吸引用户?


翁冬冬: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所有的线下内容还不足以把VR真正好的内容表现出来,因为其实要表现这些对场地、装备等等都有比较大的要求。现在体验店都是以小型设备为主,我的理解这就是对用户的科普过程。它提供的体验感也非常有限,虽然总说VR是跨时代的,VR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这是在说好的VR体验,而不是说的那些烂的内容,如果只是把屏幕变大了这并没有跨时代的意义。


今年是要考虑用户,给他们真正好的东西,这个真正好的内容包括好的游戏、好的游戏形式,这个好的游戏形式不再是弄个椅子让用户去坐,而是结合VR本身的特性,实现能够实现的高度来做,这些做完之后才能真正体现出VR的体验。但我更觉得它会像旅游产品,另外的一些产品会和它融在一起。比如触摸屏,这也是不错的技术,但不会有人专门做一个触摸屏游戏厅。而在游戏厅会有很多的触摸屏游戏,这是同样的道理。在一个游乐场里,有很多VR设备这很正常,但如果只用一种VR设备支撑整个游乐中心,这未必是一个好的选择。


87君:2017年的AR、人工智能会持续受关注,您觉得这会给VR带来一些影响?


翁冬冬:从研究的角度,AI和VR是不太分的。VR方向一定要有智能化的,而不是说这两个领域发展到了某一天了才在一起。因为做的虚拟环境不会是一个没有活人的死城,一定是要有NPC的,有些是别的玩家,有些其实就是电脑NPC,这些NPC也要和你交流,那它一定要有智能。另外我对环境做了一些什么比如树木,我把树叶摘了,它也要有类似智能的算法进行这种交互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整体性的东西。从长远来看,VR一定是包含了AI内容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太初级了,与我们吹上天的VR是有距离的,未来的那个VR一定是智能的。所以现在看到的内容还不够好,这点是肯定的。


AI会对VR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它能将VR这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变成一个必须的东西。因为有了人工智能就会有了交流,有了交流就能解决人的根本问题,你可能永远也不会和一个杯子说话,但对面是一个人就会激发你的需求。AI对于VR来说,没有AI的VR就是一个人偶,不管多漂亮也只是看看就足够了。


87君:您认为在2016年VR/AR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在2017年又有哪些改善?


翁冬冬:VR总体发展形势很好,也会按照大家预计的方向发展。一个先虚火,虚火之后退火,然后实体经济推动其慢慢向前发展。这和当年互联网的东西很像,至于问题就是格局比较混乱,缺少规范和标准。当然这还有很长的周期,VR本身涉及到的领域就非常复杂,以前基本都是空白,可以借鉴的也很少,所以它的标准规范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建立)。还有每一个行业都在用VR,如何把VR用好这件事实际上缺少大量的人去思考。这可能是目前的一个问题。


另外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人才的问题,实际上懂VR的人还是太少,大多数人接触VR时间很短,不是很深入的知道VR前因后果,那这个过程只能靠时间来解决。


对于改善的话,2017年会有一系列标准出来,虽然会很不成熟,但是有就是第一步。第二个,现在各地正在建VR相关的专业、VR人才培养中心,在2017年这些底层的工程师、技术工人会逐渐增多。另外,前期创业也使很多人去认真思考VR这件事,在今年虚火去掉之后会更加务实一些。随着政府政策逐渐落地,VR整个行业都会变得更加真实,也会让更多认真做事的人进来。


87870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

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