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松:VR需平台化在线化 扎根做痛点才是出路

2016-12-27 12:54:17

导读: 被称为VR“元年”的2016年,到目前还并没有一个特别好的爆款及杀手应用出现,在这弥留之际87君走访的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王学松博士。在本期《大咖话VR》中,王学松博士与我们分享他对目前VR现状与未来的独到见解。

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王学松博士


在即将过的2016年里,在资本层面VR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媒体一直在用“寒冬”来形容整个后半年。VR的破冰之路或许还是要从传统行业的转型入手,“VR+”概念也开始被众人知晓,并开始对VR+教育、VR+旅游、VR+医疗、VR+房产等领域进行拓展和应用。


被称为VR“元年”的2016年,到目前还并没有一个特别好的爆款及杀手应用出现,在这弥留之际87君走访的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王学松博士。在本期《大咖话VR》中,王学松博士与我们分享他对目前VR现状与未来的独到见解。



以下是与王学松博士的对话,在不修改原意的基础上稍作调整。


87君:听说北师大在VR+医疗和VR+教育方面都有所研究,您能给介绍下吗?


王学松:我们是高校机构主要是做理论层面的探讨,包括在文化领域、医学领域的应用模式,现阶段产品化工作还在继续推进。我们虚拟现实应用教育部工程中心主任周明全教授在教育应用层面提出“V-Learning”概念,希望使虚拟现实能真正促进学习。同期,这个理念在国外也有机构和专家提出来。在2015年再次爆发之后,虚拟现实教育应用第二次被提上重要日程,我们主要做的是理论探索。


87君:2015年之后,整个行业以及资本非常火热,证监会在今年年初提出了禁止跨界定增的声音,致使整个VR行业非常冷静,您怎么看待VR+这一块的应用,请谈一谈您的观点和想法?


王学松:VR+作为一种新技术的应用和产业转换,这和之前的一些技术有很大的差别。与最近的“物联网”、“大数据”(不同),在往前都是要先在学术方面做充足准备,再有市场推进,之后政府再跟进,最后是投资方和产业的介入,更多的是循序渐进的过程。VR虽然已经储备20余年了,在国内国外也都有相应的研究机构,但这次爆发的好像很突然。


无论是学术界、产业界、政府界都是仓促应战。整个发展过程倒置过来了,资本跑到了政府和学术界之前,很快推动了VR的爆发。这里也就造就2015年出现了几家明星型的企业,也给市场带来了活力,同时也留下很大的后遗症,由于前期准备不足,对于后续如何发展缺少一个持续思考的问题。在人才、技术储备都还没到位的情况下,盲目上马的事情比较多,对未来的市场预判可能过于乐观或者过于局限自己所看到的技术细节。


整个VR行业的优势也凸显出来,最大的优势就是相比之前的所有产业,不管“大数据”、“物联网”,所有学术界一直隐藏在后边,很少去介入真正产业的发展和政策的产业化应用。这次VR的爆发也可能由于政策的大环境影响,使学术界的顶级专家们走到了行业发展的第一线。如果说2016年VR产业有那么一丝“寒冷”的话,2017年可能会带来一点亮色。


虽然企业的技术储备没有完全做完,学术界专家们能真正的把储备了20余年的技术引入产业界的话,会增加很大的后发作用。


87君:2016年出现了很多“联盟”和“基地”这样的组织机构,听说北师大也有这样的一个联盟,您能介绍一下这个联盟吗?它又是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学松:北师大参与的VR联盟是在中国产业联盟促进会之下设立的,中国虚拟现实与可视化技术产学研创新战略联盟。联盟成立于2015年,恰好当时实创集团做了全国第一家VR孵化基地平台,北师大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为背景,联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国家的重点实验室共同发起的。后期将把基金、资本投资方接入这个平台。整个联盟从2015年开始的最大出发点是想促进VR技术,在产学研角度进行努力推进,这也是从成立以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87君:您是怎么看待联盟的成立?对于整个行业又有一个什么推动意义?


王学松:总体来说,目前的联盟大多都是公益性质的,很少去从联盟本身给企业增加负担,所以我个人对联盟的成立是持鼓励态度,就和大家一样。毕竟VR是一个新生事物,目前还没有形成垄断性的独角兽,也造成大家实力都比较薄弱,尤其是在VR低谷时期,有一点大家抱团取暖的感觉,反而能够从横向、纵向联合以后对中国的VR产业起到促进作用。


这里面也存在另一个问题,联盟在设立初期要有公信力与影响力,避免过于形式化,过于封闭,最终要给整个行业、产业、政府进行服务。而不是为了一个企业的利益,或者是为了市场宣传策略,这种行为会给为VR行业造成一定损失。


87君:对于资本方面,VR行业经历了一个急速转下的“寒冬”状况,您是如何看待整个行业的变化?


王学松:2016年的资本“寒冬”确实值得商榷一下,目前这个“寒冬”对于有技术的优质企业来说,其实还是受到很多资本的关注,只是2016年年底的“寒冬”是相比于2015年到2016年初投资盲目过热这么一个状况。现在这样的投资环境变的更加理性,反而更感觉一种温暖的感觉,而不是在今年年初这种火热的投资让人更害怕。


87君:目前已经有部分企业已经死亡,并进行了收尾工作。您是怎么看待2016年整个行业的变化呢?对于明年您又是有一个什么样的期望?


王学松:VR技术其实从发起到现在,如果只从产业化进程看也至少有10年的时间了,长期在VR领域工作的人,其实对于VR技术真正的瓶颈,进入市场化对于2B或者2C这种服务,它的痛点以及应用点在哪都有自己的思考,今年确实有很多初创企业、跨行企业遇到很多困难,但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对于VR本身对于真正产品化和真正应用的痛点理解深度的问题,倒不是本身技术或者应用没有前景造成的。


今年很典型的大家在做几件事。第一,年初大家在疯狂的做硬件,但是硬件完全脱离了VR技术本身的发展,更多的是资本运作下的简单低门槛可以复制的硬件,而后期没有长期技术储备,这样的硬件很难做出比别人更好,用户体验更好的产品。其硬件本身质量不高,再就是本身确实体验差。所以慢慢淡出市场可以预测到的。


第二,大家都在做内容,今年有一句话几乎所有的VR人都在谈“内容为王”,但内容又存在一些其他问题。一种是把所有与VR相关的资源整合在自己平台之下,好像是做了内容。第二种,在现有的技术手段和条件下,做大量的资源开发。这里我持保留态度。内容肯定是VR未来走向个人用户、企业用户最为重要的部分。但目前内容更多的是考虑头盔条件或者现有显示技术、交互环节下做的内容。能否适应明年、后年以及大后年这样的应用,倒是不见得。我认为内容的创造要与行业以及更具体的应用相关会更理性一些。


第三件事,VR领域部分有实力的企业做生态和平台,很有可能在未来变成VR的最大爆发点。因为,之前做线下体验店,最大的作用是把VR技术带到老百姓旁边去,但在整个的娱乐还是行业应用都没有达到彻底解决行业问题的层面,更多的是VR普及。不排除有先锋企业在这里面挣到第一桶金,但未来这种离线的线下只是一个过程,线下设备可能会留下来,最终还是要平台化、在线化。所以我觉得未来还是这种VR在线化服务会是大规模平台化的基础。


87君:平台化其实也可以看做另一个VR+应用层次,明年在线下领域会向今年这样苦吗?


王学松:明年的线下形式会比今年更好一些,今年其实大家都在探索用什么模式,明年相信会有很多理性的企业专注一个领域去解决问题。因为我是在北师大,所以了解最的典型教育行业,在教育行业会有一批了解教育本质的企业,推出无论是TO B、TO C的有针对性的产品,就会有很好的收益。另外在2016年已经进去(线下)尝试的企业,我相信应该不管是从经验还是教训方面会有很多对市场模式的深入理解,他们应该会有更有针对性的策略。所以我对2017年,线下产品的盈利抱比较乐观的态度。但更长远的话,就不好说了。


87君:在VR+层面,您认为会在哪一领域先爆发呢?您可以说一说您的预测和观点。


王学松:就VR+来说,可能还是会跟行业以及用户最接近的几个点爆发。虽然不好说对于教育和学习有多大促进作用,但VR在教育行业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爆发点。线上线下娱乐的领域应用,这是第二个爆发点。另一块在全景VR在视频直播这些领域也会是一个很好的爆发点。


87君:2016年马上就结束了,您对这些VR从业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学松:VR技术目前已经到了产业化突破的关键时期,暂时看起来好像是“寒冬”, 其实比起之前的VR发展环境来说,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在2017年,整个行业洗完浮华之后,VR产业的从业者和行业肯定会更进一步。


87君:您给从业者有什么建议吗?


王学松:我建议还是我们能专注于真正有应用的领域来深入扎下去做痛点应用,做能真正促进行业和个人消费者有用的事情。


87870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


0

我有话说: